浙派名师

浙派名师开山之祖——王充(3)

阅读次数:193 发布时间:2018-03-12

浙派名师开山之祖——王充(3)

——浙派名师研究院院长、杭师大浙派名师研究中心主任童富勇教授

 

王充生活的年代距今差不多2000年了,之所以我们知道2000年前浙江上虞出了个王充这样的名人,全凭他自己写的一本书。很幸运的这本叫《论衡》的书得以流传,所以后人从这本书中才知道有个叫王充的人。王充既不是汉代太学中的五经博士,当朝有名的大学问家,也不是朝庭命官,封彊大吏,何以成为浙派名师的开山鼻祖?

虽僻居上虞一隅,王充作为浙派名师序列中的第一号,首先因为王充师出名门,学统纯正,他是当时唯一的名牌大学——太学的太学生。当时汉武帝采纳汉代孔子之称的大儒董仲舒的对策建议,“设太学,以养天下之士”。太学的教授地位很高,号称五经博士,从全国范围中挑选,都是硕学鸿儒。太学的招生也非常严格,首届只招了50名。后虽有扩招,也不过每届数百人。能入学当然是非常之才了。其次,王充把教师作为自己职业,自立门户,自创学派,立馆收徒讲学,安心做乡村教师,而且做成了当时当地名气响亮的名师。第三是靠独立思考,勤奋写作,靠著作传世。史书记载“闭门潜思,绝庆吊之礼,户牖墙壁各置刀笔”,讲王充非常用功,专心致志,闭门思考,谢绝一切庆贺、吊丧等礼节,在窗户、墙壁都放着刀和笔,一有思想火花就随时随地写下来。《后汉书、王充传》中有276字的记载王充生平及学术成就。其中流传后世的巨著《论衡》一书,共有85篇,洋洋洒洒20多万字。这样的巨著在当时用一刀一刀刻写下来的,估计用竹简堆积起来有满满一屋了,何其不易啊。王充也很长寿,活了70岁,几乎与圣人孔子相当,他晚年还写了一部《养性书》,共16篇,可惜失传,我们也就无法了解他的养生之道了。

   王充的祖辈不是浙江上虞人,但王充肯定是土生土长的上虞人。《后汉书.王充传》写道:王充年少时就成了孤儿,乡里人都称赞他孝顺。后来到京城,到太学里学习,拜著名经学大师班彪为师。喜欢博览群书但是不死记章句。家里穷没有书,经常去逛洛阳集市上的书店,阅读那里所卖的书,看一遍就能够背诵,于是精通了百家之言。看来王充也是个天才,学习能力特别强,阅读量大,且记性超群,能记住为我所用。后来回到乡下,住在家里教书。根据王充《论衡.自纪》中自黑,他的祖父一辈都是行伍出身,军功南下绍兴做了小官,不久与上级不合而辞职,在社会上基本上干些打架斗殴类似土豪村霸的事。后躲避仇家逃到上虞,在小镇上安家。大概是父辈们厌倦了打斗营生,所以从小就让王充走了一条弃武从文的道路。汉代崇尚读书做官,所谓“遗子黄金满赢,不如教子一经”。所以,王充得以从小远离父辈恶行,走上读经做官的道路。  作为浙派名师,王充的教学特色、教学风格是什么?他自成一家,自创一体的教学方法是什么?

  目标-博学-强记-质疑-创新是王充自成一体,针对读经作文行之有效教学法

目标:王充不是一个简单的教书匠,他教书很有目的性,想把学生培养成他心目中的国之栋梁。他的培养目标分为四等:即:儒生通儒、文人、鸿儒,他说:“能说一经者为儒生;博览古今者为通人;采掇传书,以上书奏记者为文人;能精思著文连结篇章者为鸿儒。”并且认为:“儒生过俗人,通人胜儒生,文人逾通人,鸿儒超文人。”儒生托身儒门,治圣人之经,学圣人之道,远远胜过不学无术的俗人;但儒生仅能死守一经,不知世务,不通古今,“守信师法,虽辞说多,终不为博”,故不及博览古今的通人;通人识古通今,诚然可贵,王充曾说过:“知古不知今,谓之陆沉;知今不知古,谓之盲瞽但是识古通今,只是一种知识的象征,只要“好学勤力,博闻强识”即可做到,能力如何不得而知。如果“通人览见广博,不能摄以论说,此为匿书主人”,好像那藏书家有书不能观读一样,他认为:“凡贵通者,贵其能用之也”,如果学而不能用,“虽千篇以上,是鹦鹉能言之类也。” 文人能草章属文,正是“博通能用”的人,故贵于通人。王充认为鸿儒最为珍贵,是“超而又超”,“奇而又奇”的特级人物。象董仲舒这等人物,能为帝王出谋策划,治国平天下。王充的眼界很高,他要培养的就是这种治天下的鸿儒。

博学:王充老师自称“好博览而不守章句”,所以认为学习应该象大海一样,汇合百川,兼容众家。他说“海不通于百川,安得巨大之名?夫人含百家之言,犹海怀百川之流也。”善于学习的人,“其于道术,无所不包”,方能才高智大,兴论立说,担负起治国平天下的使命。能多打粮食的是老农,能博学通用的人,才是鸿儒。求学唯有做到博与通,才能驾驭知识,使之融会贯通,学以致用。要做到博学就要做一个博览群书,学中古今之事,通百家之言的人才,这样才能获得真才实学,成为“治百族之乱”,“富民丰国”的国家鸿儒。

大家都知道,17世纪英国著名思想家弗朗西斯.培根提出一号响亮的口号“知识就是力量”。其实这句话最早是近2000年前的浙江人王充首先喊出来 “人有知学,则有力矣”。博学鸿儒有知识,所以有力量辅佐皇帝,帮助朝廷治理天下。

强记:根据《后汉书》记载,王充的记忆力是非常惊人的,阅所卖书,一见辄能诵忆”。所读之书,能做到过目不忘,全部会背诵,这是何等不易?客观上汉代还没有印刷术,书没有复本,都是传抄的,能读到的书是不多的,公开出售的、供人浏览的是非常有限的。不管怎么说,王充强调多读多背多记,我认为是有道理的。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大圣人孔子也说过,少年若天性,习惯如自然。少年时候养成美文必读,每读必背诵,坚持下来就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清人张百行更是对此认证了一番:凡人有记性,有悟性。自十五以前,物欲未染,知识未开,则多记性,少悟性。自十五以后,知识既开,物欲渐染,则多悟性,少记性。故人凡有所当读书,皆当自十五以前使之熟读。

质疑:汉代非常强调“师法”、“家法”,门派林立,强调学统、师承,故有入门弟子,著录弟子之说。在学问上也是强调“师云亦云”,言必称师。王充认为这样不利于学术交流与发展,不利于学术繁荣。他说“世儒学者,好信师而是古,以为圣贤所言皆无非,专精讲习,不知难问”。他认为这样盲目崇拜,不可能真正学到知识,也不可能真正成为经世致用的人才。因此主张“证定是非”,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检验真理。他在《论衡》中,大胆地写了《问孔》、《刺孟》,敢于把汉武帝刚刚树立起来的“素王”,儒学的祖师爷孔圣人提出怀疑。孔子无疑是全天下读书人的“护身符”,读书做官的敲门砖,敢于批驳孔子的言论,分明是与天下读书人为敌。王充这种惊世骇俗的观点,对于打破盲目崇拜孔孟的迷信思想,揭露当时流行的神学虚假之说具有重要意义。王充积极倡导的“极问”和“难问”的学风,反对“信师是古”的观念,对我们今天的浙派名师们也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创新:王充还是一个善于独立思考,善于创新的教育家。他提出了许多与众不同的新思想、新观点。如当时社会流行“天人感应”之说,王充就认为“天道自然”,天人之间不会相互感应,天地间并没有什么鬼神的存在,所谓鬼神只不过是蒙骗普通百姓的说辞而已。王充还提出了“今胜于古”的社会发展观,什么周王文武,三皇五帝,太平盛世,这不过是不满现实的虚妄想像罢了。他认为社会总是发展进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目标-博学-强记-质疑-创新,就是浙派名师开山之祖王充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

(童富勇)

 


浙派名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