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派名师

浙派名师郑虔——台州教育之父 (4)

阅读次数:192 发布时间:2018-03-12

浙派名师郑虔——台州教育之父 4

——浙派名师研究院院长、杭师大浙派名师研究中心主任童富勇教授

郑虔(685764,字若齐一字弱齐、若斋)是唐代一位了不起的人物,玄宗皇帝曾大加赞赏,御署“郑虔三绝”。郑虔诗书画样样精通,大唐京城文化名人李白、杜甫都是他的朋友圈。但他一生怀才不遇,命途多舛,没做过什么大官,名气也远不如李杜如日中天,相反在在安史之乱以后,已年高72岁的郑虔被谪贬为台州司户参军,掌户籍、赋税、仓库交纳等事,最多就是个作不了主的七品芝麻官。一个落魄被贬的外乡人,在年迈体衰才竭的晚年来浙江工作,前后也不过7年时间老死的人,肯定没想到会在浙江流芳百世,被尊为浙派名师、台州的文化教育之父。

郑虔作为浙派名师决不是浪得虚名,实至名归也。

首先,郑虔苦学成才,学问做得好。他不但是盛唐时期著名文学家、诗人、书画家,是一位精通天文、地理、博物、兵法、医药近乎百科全书式的一代通儒,诗圣杜甫称赞他“荥阳冠众儒”、“文传天下口”。相传郑虔少时即聪颖好学,资质超众。但家境并不富裕,从洛阳到长安应试时,租不起房,只好借住在长安慈恩寺。唐代科举,可算是今天高考的鼻祖,是古代人做官发财,成名成家的最重要途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旦科闱高中,那是鱼跃龙门,光宗耀祖,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唐代的科举要求是很严格的,考试也是有一套严密的组织、考试、评分、录取制度。不但要考诗赋,策论,还特别强调字要“楷法遒美”,如字太烂,会被当场罚喝墨水,赶出考场。所以对赶考之人而言,书法是必备敲门砖。郑虔学书无钱买纸,见寺内有柿叶数屋,就灵机一动,就地学取材,每日取红叶作为练字之纸。天长日久,竟将数屋柿叶练完,终成一代书法名家,成为士林佳话。但郑虔的科举之路并不顺利,虽满腹经论,但屡试屡败。除了通过科举取仕之外,为防止一考定终身,也为了不遗漏有真才实学,但不适应考试的“江南才子”、“硕学鸿儒”被排斥在科场之外,唐代还设有特科,可以通过推荐考试的形式,降格录取。郑虔后来做过著作郎,在朝庭里负责朝廷碑志、祝文、祭文等文字起草工作,相当于机要秘书之类的处级干部,应该是走了特科的道路。

其次,郑虔当过京城大学预科的名师名校长,而且是唐明皇唐太宗专门为他设立的一所学校,这本身就很不简单了。据说郑虔在做著作郎的时候,也算是个不太忙的闲职,凭他的才学,写个什么文稿也是一挥而就,立等可取。因此有大量时间可以做些其他事。当时郑虔想一鸣惊人,做件让人刮目相看的大事,悄悄收集资料,准备编写当代史书。日积月累,居然已写有80多卷。不料,此事被好事者发现,一纸上书,告发他私修国史。这个事情一旦查实,在当时是死罪。郑虔急忙焚烧书稿,逃脱追查。尽管没有座实罪名,但他还中因此被贬职十年,从此再不敢握笔著书了。

事过境迁,唐玄宗爱惜人才,觉得还是要发挥郑虔的作用,量身定制,专门为他设立了一个广文馆,让他去担任馆长。唐代的学校教育度是古代社会最系统完整的。从中央到地方都设有学校,中央设有“六学二馆”,六学是指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算学,隶属国子监,二馆指的是弘文馆、崇文馆。这是大唐的最高学府,六学中前三学似属大学性质,学习儒家经典,后三学似属专科性质。“六学二馆”是有不同的入学要求的,有严格的等级限制:弘文馆、崇文馆招收皇亲、大臣的子孙;国子学收三品以上文武官员的子孙;太学收五品以上文武官员的子孙;四门学收七品以上文武官员的子孙;书学、数学、律学则收八品以下子孙及庶人通读学者。广文馆属补习性质的学校,不在中央“六学二馆”的官学体系中。但广文馆在国子监祭酒的领导下的,也配备博士及助教,负责教育辅导国子监的学生去考进士,郑虔离职后,这所学校也随之撤并,可以说这在当时算是因人设岗的典型事件。

第三,兴学育才,开倡台州教育,成效显著。如果历史可以假说,没有当初的安史之乱,郑虔跟浙江不会有一星半点的牵连,浙江人多半也不会认识郑虔这个不怎么得志的文人。偏偏有个安史之乱,安禄山把当时长安的文武百官被掳去洛阳做官就是担任伪政府的伪职,郑虔也在其中。安史之乱平息后,秋后算帐,郑虔以三等罪流贬台州司户参军,没有杀头,算是最轻的征罚了。唐至德二年(757年)寒冬腊月,郑虔以72岁的老弱残身,长途跋涉来到台州。长安到台州,几千里的山水阻隔,不知要走多少个日日夜夜?想必当时的郑虔能活着到了台州是何等的不易。

   郑虔到了台州,并没有沉浸在消沉埋怨后悔中,痛定思痛,决定还是要发挥自己曾是中央官学——广文馆馆长、博士教授的特长和名望,为蛮荒之地的台州,播种文化教育的种子,传播仁义礼智信的儒家思想。据《台州府志》、《临海县志稿》记载,郑虔曾自思自勉:孔子虽泽加天下,犹有阳春照不到阴崖,我今谪此,当有教化之责。遂大阐文教,以地方官员身份首办官学,选民间优秀子弟教之,“大而冠婚丧祭之礼,少而升降揖逊之仪,莫不身帅之”,一时郡城“弦诵之声不绝于耳”,“自此台州地区民俗日淳,士风渐进焉。据考证,郑虔当年设帐授徒的地点,就在唐台州司户衙门里,即所居地。经过郑虔的人文一脉,薪尽火传,至北宋,台州官府倡办教育事业明显发展。

   郑虔怎么在自己的家中收徒讲学,其过程、其细节我们难以复述和考证,但确实在地方志、民间及地名中还是留下许多郑虔在台州开办学校。倡导教育,传播文化的印记。现在位于临海市西北方向近郊有个留贤村,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村庄,村中保留有一座唐代石桥。相传村民曾于此地挽留郑虔而得名“留贤村”。据传,肃宗皇帝纠正贬谪错案,召郑虔回京复职。临行前一天,台州百姓携酒送行。一来乡亲的情重令他感动,二来一直不知自己授课教化的效果如何,决心试试学生们的智慧。当他行至一个依山的小村子前,见山上长满密密的毛竹,嫩笋破土而出,布满山坡。他便停下脚步,随口诵出一句:“石压笋斜出。”他的学生当即上前接下联:“谷阴花后开。”郑虔听了不禁拍手叫好,他深深体会到,台州地方已不像以前那样野蛮落后,自己的办学教育已取得成效,从此打消了回京的计划,决心留在台州,继续从事办学育才这件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

  郑虔虽不是浙江人,在浙江工作的时间也很短,但我们把他作为浙派名师来纪念,来尊崇褒扬,估计是不会有人提出异议的。因为无论从个人名望、办学实绩,还是对当地文化教育发展的历史贡献来说,郑虔都是当之无愧的。


浙派名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