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派名师

读“近代浙派名师”教育思想之感悟

阅读次数:111 发布时间:2020-04-09

  在中国近代政治、社会动乱的背景下,中国的教育家企图通过教育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他们满怀爱国、教育救国热情,踏上教育改革的征程,进行教育改革不单单是要谋求教育的发展,更是希望通过教育来带动国家的振兴。其中,浙江一带教育人才辈出,先后涌现出在不同领域进行教育改革的先驱。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朝政衰败,列强入侵,中国的教育事业举步维进,但华夏大地上匆匆涌动着一种求新求变的思想,有志之士纷纷施展自己的本领,在教育事业上进行一次次的摸索与尝试,为中国教育的发展夯实根基。此次我浏览了张元济、罗振玉、杜亚泉、张雪门、张宗麟等五位浙江籍教育家的教育事迹及教育思想,感触颇深。他们着重于不同的教育领域,例如张元济主张推动国民教育,通过兴办学堂,重视教科书的作用并撰写新体例教科书,开办商务印书馆来带动书籍出版事业等来实现“以扶助教育为己任”的教育宗旨。又如罗振玉强调普及教育与义务教育的重要性,重视女子教育、特殊教育与慈善教育,强调教育要中西兼顾同时要独立自主,并在1901年创办了中国第一本教育杂志——《教育世界》。再如杜亚泉的科学教育、实用主义教育思想,主张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倡导科学理性精神,并提出教育为了谋生而非做官的教育目的,希望受教育者能从自身端正教育观念。张雪门对中国幼儿教育事业的发展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早在三十年代即有南陈北张” (南京陈鹤琴, 北京张雪门) 。此外,他非常重视幼儿师范生的培养,并提出幼儿师范教育实习思想,提出师范生“半日实习,半日授课”“实践—理论—再实践”等训练师范生的教育举措,其幼儿师范教育理念对当下师范教育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张宗麟作为陶行知的弟子,被陶行知先生提倡的生活教育教育农民,救中国必须先从农民着手的主张吸引,决然投身于乡村幼稚教育、乡村幼稚教师培养的事业中,他是陶行知乡村教育的实践者,不断践行并推广着乡村教育事业。

  教育救国求复兴。近代五位浙派教育家的教育思想不约而同的旨在通过不同教育领域发展提升国民的整体素质,进而谋求国家的复兴。不论是幼儿教育、乡村教育、师范教育,还是兴学堂、编教材、重科学、重实用,在中国百废待兴之际,教育家及举措根本上都是在为中国的复兴另辟蹊径。教育为国之重计,虽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效益,但中国近百年来的崛起岂是缺了教育能实现的?是这些有志之士让中国人有了精神食粮,是他们让中国人有了中国思想。

  冲破险阻求变革。每一次教育实验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每一次的变革背后都有万千坎坷。张元济创办通艺学堂时曾遭到了守旧派的非议,迷恋科举制的人更是对张元济的教育举措不断施压。杜亚泉为实现对国人科学文化的启蒙,在推崇科学教育时更是需要冲破保守文化传统的牢笼。张雪门、张宗麟同样面对恶劣的政治环境和经济状况,在实施改革时缺少必要的社会支持。没有变革与创新就没有发展与进步,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他们硬是遍地的荆棘中开辟了一条教育实践的道路。

  发展教育重师范。培养师资是带动教育普及必不可少的环节,清末师范教育数量少、规模小,张元济认识到旧教育制度下师范教育的腐朽局面,便在商务印书馆中开办师范讲习所,开始了函授教育,帮助小学教员推广职业考试同时推动教育普及。罗振玉认为师范教育乃“教育根源中之根源”,由于他极力主张推行义务教育,自然需将师范教育放在重要位置,针对师资的匮乏,罗先生选择聘请外国接受高等教育者为教习,设速成科加快师资培养速度。而张雪门自是编写幼儿师范教育理论,开辟幼儿教师实习新思想;张宗麟的乡村师范教育在陶行知的理论指导下创办的如火如荼,培养了大批优秀乡村师范教师。教育的根基在教师,提高教育的质量首先要提高教师的质量。教育家如此重视师范教育正是认清到这一点。

  中国的教育之路任重道远,道阻且长,但正是有教育家们对救国的信念,对变革的执著,对未来的希望,才有了中国教育快速发展的基础。或许近代以前中国的教育相对于其他国家是落后的,但有前仆后继的教育人士在为中国教育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对教育的精神以及他们的教育思想是后人值得去探讨和探索其价值的宝物。


作者:连悦晨




浙派名师